不是亲友的麻烦看到就取关了吧
这里已经变成私密的废博了哦
请勿关注!因为这里没有移粉,看到不认识的直接拉黑啦 勿怪

 

明信片都收到了!大家的明信片都好可爱!都有好好地收好啦。围巾的是今天到的!谢谢夸我的明信片墨水和贴纸ww下次可以寄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点我自己调的墨水!XD
庸庸我们是第一次交换,也早早地收到了!再一次,新年快乐哦ww

 

临睡前涂涂 @在别处 
是拉手风琴的Arin
动作还没在弹 大概是问“准备好了吗”的样子x
没有细化就先这样:P

 

片段02

“要开始了吗,阿尔?”他问她。
“唔……是的,”Arin说着,“好了哦。”
她一手扶住有些笨重的手风琴,一边俯下身来,伸手轻轻靠近少年,手掌盖在他的眼睛前。
他下意识闭眼,感受到对方微微蒸腾的暖意,轻轻发出快乐的鼻息。
“好痒……可恶,你的睫毛怎么这么长!”她跟着笑起来。
“好啦!闭上眼睛。”
“为什么要闭眼?这只是‘普通的演奏’啊。”

 

刚刚和围巾聊到这个孩子那么就把一部分设定放上来…标记部分的信息挺重要的需要花很多的语言来描述,我有点困了先码这么点……注解有空补上来
时间线和现实是一样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Arin,细软的金棕色及肩发,发尾卷得四面八方地翘。刘海那边也是,戴帽子也压不下来。眼睛是绿色。
印象里是“属于冬天的孩子”“永远的少年”,应该出生在常年气温较低的地方,喜欢穿有花纹的毛衣,每年圣诞会做一件很厚的毛衣给自己。
一般会被大家叫“阿尔(AR)”。唯独被她₁叫做rin酱也不会被吐槽。
身高164,体重48kg。身体比例很好,长腿会被她年长8岁的某朋友兼同事₁羡慕。
现在是16岁的女孩子,聪明伶俐,跳过级,现在在某大学就读,兼职...

 

我对于中年人的看法已经改了很多了……对于“油腻”之辈也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了,大家其实,能生存已经很了不起了,努力在活着,为了子女和自己过不喜欢的生活。
那些一味批判这种生活状态下的人的小姑娘们,我是真的羡慕她们的。她们中的一部分,可能是用着别人的钱去过自己的精致生活的。她们太纯洁了,心里梦太多了。
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心里经过一场灾难洗礼,我很难过,但是还是得继续。谁都不容易,饶了彼此吧。
别再把精力花费在伤害别人而无收益的事上了…
说过的不打tag我收回了,对不起,我还是需要一定的热度,关注度,以后会方便些。之前说不打的想法非常理想,想和已经关注的朋友们分享分享画,聊聊天,静下心来画画这样。也不想...

 

我这个人真的很怂,没有什么自信,自己的画几乎一张都不喜欢,没有正经约过稿,同人稿都没有。因为还得上课,因为麻烦,需要顺着别人的意思,运气不好会接受嘲讽,只要被骂过一次那么接下来的每一句话我听着都像嘲讽。无比煎熬。
或者是你拿到了稿子说很喜欢!那可以,但是我过程里觉得特别不满意,像给了垃圾给你但是还收了钱。

几乎没什么工作的意识。以前做簪娘做了个璎珞,因为设计原因贴的水沫玉寄到那边掉了,还好这姑娘是极好的,没生气,我承担了两次快递费给她改好了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我还是没办法原谅自己。想起一次难过一次。这在别人眼里是小事吧?我为什么会这么介意?后来店也不开了,东西也没做下去,剩下的簪子送了喜欢汉服...

 

很久没有关注v+和utau了,之前趁着一堆p主来的时候去听了好多最近的比较流行的曲子,真的都很棒呀……vocaloid的曲子都非常想让人画曲绘,听了心情也会好很多。

V+ 曲子真的是最能激起我画画“动态描绘”的曲子
拟剧论,心拍数,cryonics,那首俄文曲子(一开始是巡音,后来IA版本太惊艳了…),还有一堆…
列入想画list了👌🏻
寒假快来 (*≧▽≦)

 

看到微博上问一开始为什么要画画,啊,我完全不记得了啊…😭
最最一开始我还超级小,我爸蹲下来问我:学吧?(指素描)然后就学了……一直到初中。那是唯一正经学过的东西。
然后是小学,初中,高中的黑板报承包商。画完了美术老师会跑过来拍张照。
一路菜过来,说享受并说不上,但是可以肯定的一个感受是,功课之外,做事的时候完全沉浸进去的情况,只有画画了啊。
小时候我超傻的好吗!初中的时候我坐摩天轮,坐到顶的时候我闭上眼睛:让我画画厉害些吧!
——是这样的傻。

初心什么的完全不记得了,但是去掉学业,我除了唱唱歌做点手工,画画之外,还有什么乐子可以找呢😔

 

终于又回来了,一个多月了吧?
吃完午饭看了很久光斑在杉树上晃动跳跃的样子,因为有水面在反射阳光
看着看着哭了

之前那段日子实在过得太委屈

 
© ryuu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