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门用来关注的号 以及和朋友们聊天
很喜欢画手文手太太们 也很珍惜
不限圈子 喜欢和欣赏的话就会关注
叶子=ISKDR

无题

一个黑发男孩走在夕阳下,三两的人群之中。他的眼睛似乎不在注视着什么,半垂着,内双的眼皮的痕迹在此刻变得轻描淡写,细致地描绘着一个纤弱的男孩。那瞳孔仿佛已经无力抬起一样,就算有朋友在身边说笑,那耳膜也依旧不会为之鼓动。他进入了自己的世界。
此刻蝉声骤起,少年突然一惊,眼睛里又见了星光。但是他没有看向朋友。他注视着的,是淹没在远处的一个少年。
薰。
刚刚上课之前,他在教室一个人坐着看书,无意抬起头的时候撞见一个男孩面无表情地走进来。不,不是面无表情,是一种不带有敌意和冷漠的表现,也不是严肃,是一种空灵。他愣住了,因为那头银发实在太过熟悉。
薰也看到了真嗣,仿佛一切都练习过千百遍,自然地完美地,淡淡地笑开了,他注视了许久似乎有话要说,但是最终是一片空白。
让真嗣奇怪的是,薰一下课就消失了。
让他更奇怪的是,他竟然在放学的时候又碰见了他。
薰不在的那一段时间里,他似乎成为了真嗣的梦魇,笔端无意流泻出来的字段,课间白日梦的对象。后来也就渐渐淡忘了,好似从没有过这个人。
窗帘吹起的时候老师正好讲到最无聊的一段,他也不会梦见自己站在黑夜里最高的一座大厦的天台,衬衫被风吹鼓,以及背后的双翼。真嗣总把它归结为自己精神的憔悴与紊乱。
“真嗣。”薰从未这样叫住他。每次见到只是那样笑,好像说了一句话,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。他还想听一次他的声音。那种脆弱的,柔美的,又意外坚定的声音。
他奇怪为什么每次转头看向薰的所在,他都会在看自己。他也奇怪为什么薰神出鬼没,却在他的思绪里从不缺席。
那个雪白的,纤细的,骨节分明的背影。他想起了梦里映着红光的薰的脸,最后一片血红的薰的脸,醒来濡湿的枕头。
不可思议,只是一个梦,我怎么感觉如此真实?
他这时候想叫住薰,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口,难道要问他为什么会死?会不会显得太荒唐,以至于成为今后的笑柄?
他是特别地在意他,对他过于美丽的脸庞,对他空灵的神情,对他指尖的钢琴音和他故事的空白。这个他突然遇见的人,实在是太熟悉了。但是对他同样像一个陌生人,止不住的好奇。
真嗣又做了有薰的梦。他梦见薰坐在月亮的光晕下,全身被照耀得透明。

 
评论
热度(8)
© 叶子_修行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