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门用来关注的号 以及和朋友们聊天
很喜欢画手文手太太们 也很珍惜
不限圈子 喜欢和欣赏的话就会关注
叶子=ISKDR

【薰嗣】燥熱的記憶

發燒梗,劇情單一
進度雙向暗戀中
小學生文筆,嚴重ooc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

“……薰君?”
真嗣聽到門被輕輕地打開,玄關那裡傳出窸窸窣窣的響聲。他努力地從床上用胳膊肘支起身來,看向打開房間門的人。

真嗣只記得自己迷迷糊糊地給美里打了一個電話,說了一句我發燒了房子裡沒有退燒藥就無力地放下了座機。難道是打錯了嗎……

薰一開始只是把門輕輕地推開,發現真嗣是醒著的之後就走進了房間。有一瞬間他皺著眉頭掃視了一眼真嗣的狀況,隨即又藏起了擔心,溫柔地扶過真嗣,讓他放鬆下來。

“是我。妳怎麼樣了?量過體溫了嗎?”
“嗯……大概39度。不過我沒事,不是很難受。”
“等我一下。”
說著薰馬上走出了房間,不一會又回來了,手上多了一個枕頭。

“真嗣君能靠起來嗎?我餵你吃藥。”
“啊……嗯,我、我可以的。”
其實現在真嗣在看到薰來了之後頭暈又稍稍加重一些。他的臉有點發紅,眼神因為頭暈而有些迷離。薰問的一些問題,他都是迷迷糊糊地憑著潛意識去回答,並且為了不讓薰擔心,盡可能地抬起頭看著他。
當他藉著枕頭靠起來的時候,眼前一黑。

“真嗣?真嗣?”
他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。

“……”
他說不出話來,嘴都沒法張開。

“唔………………”
接著他感覺到嘴上多了什麼柔軟的東西,接著濕潤的液體流進嘴,還有一個有點苦味的圓形物體。因為水的緣故,喉嚨自然地張開了,並且吞嚥下了那顆退燒藥。
有一些水從嘴邊漏了出來,也被細心地擦掉了。
藥是有點苦的,但是後來又有人溫柔地打開他的嘴,塞了一顆軟糖。
甜味擴散開來,真嗣失去了最後的意識。






真嗣再次醒來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。
他支起身子,一塊還有些濕潤的毛巾從額頭上掉下來。他拿起毛巾,看了看床頭櫃上的鬧鐘。
已經八點了。
真嗣的燒已經退了,但是全身都沒有力氣。
腹部已經不再疼痛了,但是飢餓感隨之而來。
他的肚子不爭氣地叫了一聲。
“去冰箱裡找點東西做來吃吧……”他嘗試著下床,但是似乎身上每一個地方都如鉛塊般沉重。
“啊……!”
毫無意外地摔下了床。

“真嗣君,怎麼了?”薰打開門,三兩步走過來,一個手放在後背一隻手于膝窩,抱起了真嗣,又放回了床上。

“……我……誒?”被突然抬離地面,真嗣有點驚訝。平時看著有些纖弱的薰,竟然有這麼大力氣。
“妳才剛醒。燒是在下午退的,還需要好好休息。”
“真嗣君有食慾嗎?一天沒吃東西了,我下午煮了點粥放在保溫盒裡了。妳現在要吃嗎?”

“……啊……,嗯。”
“等我去給你拿哦。”說完薰淡淡地笑了,轉過了身。
就在薰準備走出去的時候,真嗣下意識地抓住了薰的手腕。
“怎麼了?”
“那……那個……”
“薰,謝謝。”
薰愣了一下,隨即笑著俯下身,摸了摸真嗣的頭。

吃過粥,似乎恢復了一些精神,真嗣靠在床上看著薰拿著毛巾去洗了個澡,套上了他的一套睡衣。
“真嗣君還舒服嗎?需要我給你擦一下身體嗎?”
“啊,不、不用了啦!”真嗣突然想到了自己要對薰坦誠相待,雖然似乎在朋友間沒有什麼太奇怪的,但是他心裡湧起了一股害羞的情緒。
“今天薰不用回去嗎?”
“我不回去哦,美里小姐來過電話了,說她有事回不來,叫我呆在這裡照顧你。”
“唔……”

“已經十點半啦,早點休息吧。我在旁邊陪著你,晚上有什麼不舒服馬上叫我喔。”
“嗯……那個,薰君?”
“什麼事?”
“薰……薰君不要睡地板啦,會著涼的……那個……這張床還有位置,薰……”

他說到一半又害羞了起來,自暴自棄地低著頭,玩著被角。
“嗯,好。”
“誒?……嗯。”

真嗣幾個小時前才醒,現在根本睡不著。他背對著薰,又翻過身來,凝視著薰的後背。柔軟的碎髮散落在枕邊,窗簾沒有完全拉上,有一束月光打進來,正好照在薰那裡。
他的身體線條被睡衣粗糙地勾勒出來,睡衣釦子似乎是沒有釦滿,領口開得大了一些,以至於後面都能看到一點裸露的後頸,在月光下就是一片寂靜的雪地。
真嗣有點不好意思地翻過身,又被月光照得晃眼,只好又翻向薰。
薰也翻過身來,和真嗣面對面,真嗣輕輕地倒吸一口氣,因為實在是太近了,額頭幾乎碰著額頭。
他似乎是睡著了,睫毛微微動了動。氣息很平緩,打在真嗣手上幾乎感覺不到。
真嗣知道薰睡著了之後大膽了起來,他開始細細地看著薰,看他白色的皮膚,柔軟細碎的劉海,挺拔的鼻樑和微尖的鼻頭,最後,還有淺色的嘴唇。
他察覺了一件事。
“我是什麼時候吃的藥?”
突然,真嗣的瞳孔劇烈地縮了縮,極其短粗地吸了一口氣,忍住差點沒有發出一聲驚叫。他想起來了,那是薰餵他的,嘴對著嘴。

他又慢慢冷靜了下來。

那個吻的觸感記不太清了,但是真嗣記得那是讓人非常安心的存在。

有點想……再確認一次……
真嗣心裡是喜歡薰的,不只是朋友的那種喜歡。對於今天薰對他的細心照顧,他已經非常感動了。更何況,他現在還睡在真嗣身邊,所以怎麼可能不胡亂想一些東西,更別說睡著了。
雖然喜歡他,但是他不知道薰對他是什麼感情。也許只是朋友吧?他待別人也這樣好,一直這麼受歡迎,哪裡像自己這麼不起眼呢?真嗣覺得自己配不上薰,所以一直默默地藏起心裡的想法。

現在薰就在眼前,而且他剛剛還吻過自己……!
真嗣臉紅了起來,似乎能聽見自己咚咚的心跳聲了。他慢慢地抬起頭接近薰的嘴唇,小心翼翼控制自己因為緊張有些紊亂的氣息。薰就在眼前,此刻我獨佔了他的所有,他想。
他閉上了眼睛,準備吻上去。
但是薰先湊上來了。真嗣驚訝地睜開眼,被薰一隻手控制著又躺了回去,薰半起身,吻著真嗣,頭側著,舌頭伸進真嗣的嘴裡,輕輕地掃過一顆顆牙齒和他害羞的舌頭。真嗣眼中是薰的一片猩紅,這漂亮的紅色白天還是那麼柔和,晚上卻愈發璀璨了起來。真嗣不會換氣,在嘴張開的時候急促地喘著氣,薰故意留了一些間隙給他平整呼吸。
真嗣看著薰雪白的脖頸,那顆喉結隨著動作而滾動著,耳朵里全是心跳的聲音。他流出眼淚來,毫無自知地,嗚咽著看著薰。
“薰君……薰,”他結結巴巴地開了口,“我、我……”

“嗯。我知道。”
“安心吧。我會一直在你身邊,真嗣。”
薰在真嗣額頭落下一個吻,靠近了些,伸出手抱住了真嗣,手掌輕輕地摩挲著後背。
真嗣感到從未有過的幸福感,在默默祈禱這不是夢的時候,往薰懷裡蹭了蹭,閉上眼睛睡著了。

 
评论
热度(25)
© 叶子_修行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