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门用来关注的号 以及和朋友们聊天
很喜欢画手文手太太们 也很珍惜
不限圈子 喜欢和欣赏的话就会关注
叶子=ISKDR

Dark chocolate

贞薰嗣
短小片段
轻微kiss描写

情人节专题,这次是dark chocolate哦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一年里总有这么一两次,真嗣会觉得自己很孤独很沮丧,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再自卑和寂寞一点。他想找个人说话,随便说什么都可以,哪怕那个人只是听着,简单地点头,看着他,这就足够了。

于是在更衣室换下战斗服的时候,真嗣说:
“渚君,可以和我说说话吗。”
“说话?如果是碇君的话,随时都可以啊。”
“谢谢。”
“怎么了?看你今天心情不好。”
“嗯,有一点。但是也不知道原因,就是突然地难受。也许是我想多了吧,没准睡一觉——”
“碇君,来吗?”
“……诶?”
“拥抱啊,”薰朝着真嗣张开双手,红色的眼睛里发着光,“这个时候,人最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?”

真嗣看着眼前这个少年,感到不可思议。他也许真的需要一个拥抱。这么想着,他也不管脱到一半的衣服,就回应了薰的邀请。
皮肤和皮肤亲密接触的触感,真嗣并没有体验过多少,软软的皮肤下可以感觉到坚硬的骨骼,又传来相仿的温度,彼此的心脏跳动着,从胸腔一路传到鼓膜。薰的手搭在他的背上,轻轻地抚摸。真嗣在这个时候,才完完全全相信薰是一个人。
和使徒不一样。
过了好久,真嗣没有说话。

“呐,真嗣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你说…爱是什么呢?和现在抱着的感觉一样吗?”
“……应该不是。”
“如果你现在抱着绫波呢?那是吗?”
“……你为什么突然提到她?”真嗣有点恼,想推开薰,但是无奈薰纤细的身子意外有力,“这没有关系吧?”

“怎么没有关系?

呐,你想和她接吻吗?
但是,你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和我接吻的吧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!我是男的啊!”
薰双手牢牢地卡住真嗣的肩膀,推直了手臂,有趣地看着真嗣惊讶和恼怒交织的表情。
“你笑什么?再笑揍你了……唔!”
这句威胁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,甚至被原封不动地堵回了嘴里。

真嗣惊讶地瞪大眼睛,但是没有办法聚焦看清对方的表情。只能大约分辨出他闭着眼睛。他的鼻尖触碰着真嗣的鼻翼和脸颊,痒痒的让人无法集中注意。薰的嘴唇很柔软,一开始只是嘴唇之间的碾压和厮磨,后来他的舌头伸了出来,慢慢地勾勒真嗣的唇线。真嗣难堪地眯着眼,手上已经忘记了动作,只能模糊地看着薰的睫毛。
忽然,薰睁开了眼睛,仿佛宝石匣打开了一般,映入真嗣眼帘的,是完全而纯粹的深红色。
他感觉薰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,失神了起来,脑子一片空白,薰顺势张开了他的嘴。
“唔……哈…?”
我的天,他在舔我的牙齿和上颚。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。
薰发出一个短促的哼声,像是不满他一直躲闪的舌尖。
“呃……咳…哈……”真嗣感觉再怎么呼吸,还是缺少氧气,一直细细地喘息着。
够了,已经够了……接吻什么的。

真嗣慢慢地抬起右手。
“啊!好痛!?”
薰捂着左脸,懊恼地看着他。
真嗣平复了节奏混乱的呼吸,恶狠狠地盯着薰。
……这个混蛋。
“为什么突然打我?不想的话说一声就行了啊!”
“真的好痛……脸都红了……
诶?你…怎么了?”
眼前的这个黑发男孩低着头看不清脸,但肩膀在轻轻地颤抖着。。
“都说了……心情糟透了……”明显的哭腔。
“呃!诶……那……对不起!”薰马上蹲了下来,一把抱住了真嗣。
“好烦啊……还没有洗澡干嘛老是抱来抱去的!”
“但是你刚才不是没有拒绝嘛?”
“你好烦……让我一个人待一会。”
“……那好吧。”
真嗣用手臂环抱住自己的头,把视线埋到浅浅的黑暗中去。耳朵又不争气地敏感起来,捕捉到身边少年细碎的脱衣服声,蹑手蹑脚的踩着拖鞋碾过地砖表面的声音。
“对不起,”他听到薰在远处轻轻地这么说了一声,“真嗣。”
这一个微小的波仿佛触动了什么似的,让真嗣的眼前更加模糊。
【这个,大混蛋。】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这、这是考试之前摸的鱼吧!【震惊 完全不记得了 打开来的时候完全是重新看了两遍ORZ
本来想思考一下结尾有什么逆转的(突然撒糖什么的)
但是果然还是做不到(现在的结尾算是微甜吧……)

 
评论(2)
热度(28)
© 叶子_修行中 | Powered by LOFTER